第3章 沐鸣娱乐巅峰44.844(中国)股份有限公司----重生之侯府小娇妻(1/89)

沐鸣娱乐巅峰44.844(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齐瑞刚舔了舔嘴唇,重生之侯轻轻点头:“是这样的。”

“你就不能让他退下吗?”莫兰满怀希望地问道。

齐瑞刚有点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我别无选择,重生之侯只能把埃文带回去。”

他们又不是没抢。

抢孩子后果很严重,不小心把老人气死了...

莫兰头疼。

“事情怎么变成这样了!”

真是卡住了,让人纠结。

齐瑞刚说话有点小心翼翼:“我知道你现在很苦恼,很舍不得埃文。但是一年很快就过去了。现在这个不用担心,会影响心情的。”

“我知道,但是我做不到。”莫兰还是很不爽。

齐瑞刚干脆抱住了她的身体。“别想了,全扔了,给我扔了,可以吗?”

“给你的?”

祁瑞刚勾勾嘴唇,“是的。你这么不爽,我也不爽。如果你心情不好,我的心情会更糟。所以你一定要保持好心情,这样我才能保持好心情。”

莫兰忍不住笑了:“如果我吃不下……”

“我当然也吃不下!”

“嗯,我今晚不吃了。”

“不要。怎么能不吃,你吃,我不吃,你顺便吃我那份。”

“还不如吃我的那份。你胃口很大。”

齐瑞刚深深笑了笑:“绝对不对,我的饭量没你大。”

莫兰顿时恼了:“我哪里比你大?”

“当你怀埃文的时候……”

“多久了,你还在用!”莫兰笑着打他。

祁瑞刚笑了起来,然后他抱住她,吻了她的嘴唇。

莫兰的心情因为他又变得明朗了。

只是她还没有放下心事,还想自己抚养埃文。

尤其是晚上睡觉前,她和埃文玩的时候,发现他身上有些奇怪的地方,更不愿意生孩子。

她还发现埃文的模仿能力特别强。

祁瑞刚躺在床上,忍不住翘起一条腿。

埃文跟着他,并得到了一条腿。

祁瑞刚盯着他,他也盯着他。

祁瑞刚伸手打他,他也伸手打他。

齐瑞刚做什么,他就跟着做什么...

最后睡觉的时候,他甚至故意抱着莫兰不让祁瑞刚走。

齐瑞刚一走近,就用小腿踢他,嘴里还含着话:“走,走……”

为了他的病,祁瑞刚没有和他计较。

他等他好了再打他屁股!

莫兰非常喜欢埃文的表演。现在她看着他什么都喜欢。

尤其是当埃文突然吐出一个或一个词时,她觉得很新奇。

简而言之,莫兰对埃文成长的每一个痕迹都感到后悔。

孩子每天都在长大,她真的输不起…

第二天,家庭医生来给埃文做检查,说他已经完全康复了。

其实不用看医生,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了。

变好了的埃文,变成了一个只会再笑的傻小子。

她心痛地皱眉,娇妻他难过,娇妻所以这对她来说并不难...

“对不起……”在噩梦中,江予菲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原本关闭的窗户突然被打开了。

风吹进来,温暖的黄色窗帘在风中飘动…

江予菲感到一阵寒意,她情不自禁地被裹在一条紧身被子里。

然而,在黑暗的房间里,有一个高大的影子向她走来。

江予菲在睡梦中越来越不安,她似乎感觉到了阮田零的呼吸。

“阮·……”

她皱起眉头,困惑地睁开眼睛-

一个巨大的影子站在她的床前,江予菲睁大了眼睛,嘴里发出一声尖叫!

“啊——”她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却惊动了外面的保镖。

“小姐,你没事吧?!"外面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啪嗒--"

房间里的灯被阴影打开了,江予菲惊恐地看着,只看到熟悉他骨头的脸。

“阮天灵?!"江予菲坐起来,没有惊慌。

“你怎么来了?”

阮天玲的眼睛一片漆黑,他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小姐,你没事吧?!"保镖更大声地敲门。

江予菲害怕他们会冲进来。她大声回应:“我没事!我刚刚做了个噩梦!”

“小姐,我们在外面。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们。”

“我知道!”

外面没有声音,急忙下床,站在阮面前。

“你怎么进来的?”

她看向敞开的窗户。这是二楼,他爬上去。

江予菲走过去关上窗户,紧紧地拉上窗帘。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回来继续问他。

阮天玲仍然阴沉的盯着她,抿唇没说话。

江予菲的眼睛闪了一下,她知道他还在生气。

“对不起……”

“我不需要!”阮天玲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

"...我别无选择。”江予菲垂下眼睛,带着认错的态度。

“阮天玲,这次你有耐心吗?只要我找到另一个孩子,我就可以……”

他的下巴突然被他捏住了,她的话突然被打断了。

抬头看着他冰冷的眼睛,江予菲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别生气,好吗?”

“江予菲,你不信任我!”

“我没有……”

“我说,我会想办法救孩子的!”阮天玲愤怒的低吼。

“我知道你会想办法的,但是……”但是安森也有危险。

她必须和安森在一起,时刻保护他。

还有,她爷爷说的那些意味深长的话,让她不得不怀疑,有一个坏人,连她爷爷都在防备他。

南宫老人应付不了人,更别说阮。

目前她只能做爷爷想做的事情。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自己爱的人有危险。

她只是想保护她爱的人。

但是这些不能告诉他...

因为阮,无所畏惧,她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吓她一跳。

“可是什么?”男人眯眼。

江予菲的眼睛闪着光:“但我担心你会有危险。”

“我这么弱?”阮天玲越发生气了。

江予菲摇摇头。“不怕一万,就怕。”

“你终究还是觉得我没有能力救你!重生之侯”阮天玲就是一声低吼。

“不,重生之侯我不这么认为……”江予菲焦急地反驳道。

“好吧,不管你怎么想,现在跟我走!”

阮天玲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拖到窗前。

和他一起去?!

和他走了之后还能回来吗?跟他走吧,她没有白嫁给祁瑞森!

江予菲用双手抓住他的胳膊:“我不能去……”

阮天灵嗖嗖的回头,黑眼睛冷冷的看着尹稚。

“你说什么?!"

江予菲鼓起勇气重复:“我不能和你一起去。”

阮天玲的下巴一下子绷紧了;“再说一遍。”

"...这次,我真的不能和你一起去了。我现在嫁给了祁瑞森,我没有……”回去。

“江予菲,我要你现在就跟我走!”阮天玲冷冷地咆哮着,眼神中充满了威胁。

江予菲抿了抿嘴,柔声道:“阮田零,我真的不能陪你去了。我跟你走,他们不让你走,事情就更糟了。”

“这个我不管,总之你得跟我走!”

阮天玲强行把她拖到窗前,他推开窗户,风从外面涌了进来。

他伸出一只手,及时在屋顶上挂了一个篮子。

这个篮子足够大,可以装一个人。

阮,扯起篮子,挽住的胳膊:“你进去——”

江予菲抓住窗户边,摇摇头:“我不能去!”

阮,用力一拉:“我叫你进去的!”

“,阮不要这样,你自己去吧,不然会被人发现的……”

“江予菲,我数到三,如果你不进去,别怪我对你无礼!”

“一个!”

“两个!”

“反正我不能跟你走!”

“三!”

与此同时,阮放开了篮子,双手撑着窗沿挣开了她的手,然后用有力的双手抓住她的腰,把她的身子举起来——

江予菲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她低低地叫了一声,双腿迅速圈住了他的腰。

阮、气的满脸通红,说道:“把你的腿放进去!”

“不要放手!”她紧紧抱住他,用手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纠缠着他。

篮子只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阮田零不能和她一起进去。

“江予菲,别让我生气。”何突然淡淡道。

江予菲掐着他的脖子,闷闷地说:“我也不想惹你生气,但我真的不能走。”

“你不跟我走,你打算留下来继续跟那个男人做夫妻吗?”

“没有...我说,我别无选择。阮,,这次你受得了吗?”

男人冷冷的看着外面的夜色:“我说我受不了怎么办?”

江予菲把脸埋在他的脖子里,陷入沉默。

她的沉默不言自明。

阮天玲也不再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窒息。

江予菲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冰冷气息。

她的心脏越来越差...

“阮,,你去吧,别被他们发现了。”

她抬头看着他冰冷的黑眼睛。

他看她的方式很冷,没有一丝温度。

江予菲的心像针一样刺痛。她微微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妥协。

重生之侯府小娇妻

阮天玲突然后退一步,娇妻关上窗户——

江予菲有点奇怪,娇妻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男人拽着她的臀部邪恶地扬了扬嘴唇:“别跟我来,对吧?”

"...你打算怎么办?”江予菲不安地问道。

阮,笑得更邪了,但也是冷酷无情:“今天是你和那个人的新婚之夜。你说你我在这里做,他会听你的吗?”

吃惊地睁大了眼睛:“阮田零,你不要乱来!”

外面有保镖。如果他们不小心听到了什么,那就不好了。

“鬼混?是你乱搞的!我算什么?”

那个生气的男人一边说一边把她扔在床上。

江予菲头晕目眩地撑起身体,看见他解开衬衫的扣子...

他看着她的眼睛,深邃而冰冷,仿佛要吃掉她。

江予菲站起来,按住他的手:“阮田零,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走吧,别让他们发现你!”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男人拉下腰带,下一秒,他迅速压倒了她的身体-

江予菲几乎尖叫起来,但幸运的是她咬着嘴唇,没有出声。

阮、按着她的肩,裸露的上身在灯光下,线条完美,每一块肌肉都蕴藏着无穷的爆发力。

他强烈的男性气息充满了她的鼻子,江予菲微微脸红了。

“我说的是真的,不要乱来!”

阮,懒洋洋地勾勾嘴唇,口气还是那么冷:“你使劲喊一会儿,别憋着,听见了吗?!"

“你...嗯……”

江予菲的嘴唇被他狠狠地堵住了。他咬着她的嘴唇,拉下她的吊带睡裙,用柔软的手捂住她的胸口...

江予菲稍稍挣扎了一下,他收紧了手指,她的眉毛因疼痛而微微皱起。

他的手力道太重,在她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一个红色的捏痕。

江予菲推了推他的肩膀。她的力气不大。每一次推都像是拒绝见面...

“嗯……”他的嘴唇被他严重打碎,很快变得红肿。

阮,继续伸舌头,打嘴巴,舌头缠着他,使劲吸~吸!

江予菲的舌头麻木了,会被打断的...

他身上的裙子被他不自觉的撩起,裤子被扯掉...

一直在扭动,这进一步激发了阮、的欲望和希望。

男人的衣服往后退去,他瘦削的身体紧紧地压着她。

激烈的亲吻突然结束,他薄薄的嘴唇迅速落在她的脖子上。

那是她的敏感点...

江予菲绷紧了身体,头向后仰到了极点,伸长了他美丽的脖子...

一条腿被抬起...阮瞄准了她,准备走...

他是认真的!

江予菲更加扭曲了。“阮天玲...不能……”

发现了就完了!

男人的头从她胸前抬了起来:“为什么不呢?要不要给他留着?”

他的语气冰冷而危险。

江予菲摇摇头,喘息着低声说道:“不...我怕你会被发现……”

“被发现不是更好吗?”他邪恶地笑了。“正好,我给他戴绿帽子,你们就不能做夫妻了!”

话音一落,他艰难地进入了她的身体...

江予菲痛苦地抱住他的脖子,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

这个身体三年没有被他碰过,重生之侯所以突然的进入让她觉得很痛苦,重生之侯有些不适应...

阮天玲也三年没干了。这种熟悉的感觉使他心神荡漾。

他没有继续,而是停顿了几秒钟。

江予菲的身体变软了,她拥抱了他,停止了挣扎。

阮的眼睛是漆黑的,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蕴藏着恐怖的力量。

他突然动了,江予菲溢出来,低声呻吟着...

然后,他慢慢移动了几下...江予菲抓住他的肩膀,咬着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阮天玲邪恶的老板看着她,力道突然加大,速度也加快了!

“嗯……”江予菲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但是阮越来越快,一切都失控了...

他的强大攻击使江予菲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很快他就被歼灭了...

我的思绪渐渐模糊,是空白色。

天地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他和她。

江予菲抓起床单,无助地摇了摇头

她的嘴唇被她咬了,有一点血渗出来。

阮天玲低下头,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

这个男人是她最喜欢的男人,现在她在和他做她最喜欢的事。

江予菲控制不住自己。她抬起手勾住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

阮肌肉紧绷,动作失控!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并不打算结束。

她被他抱起,下了床...

然后她被压在梳妆台上,手放在左边,抬起头,她能看到半个男人高的镜子里他和她的形象!

她的脸潮红,眼睛蒙着水雾,妩媚动人。

阮,从后面掐着她的腰。他盯着镜子里的她,邪恶地笑了笑。“宝贝,这只是一道开胃菜。现在要认真了。”

江予菲突然醒了。他打算怎么办?!

“啊——”身体再次被他穿透,力道很重。

江予菲终于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如果他以前很温柔,那么他现在很粗暴...

真的很粗糙!

江予菲的手无法支撑桌面,他很快就失去了力量。

她摔倒了,桌子摇晃着,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掉在地上——

一瓶玻璃化妆水被打碎了。

细微的声音动作引起了门外保镖的注意。

一个保镖听着门,里面不断有奇怪的声音。

“小姐,你没事吧?”

保镖不敢大意,敲了敲门。

江予菲感到震惊并发现?

阮天玲更激动,更失控...

“啊——”

江予菲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声音很大。

“阮,,你!”她又羞又怒地回头,又羞又恼地盯着他。

他刚才是故意的...

“宝贝,你是说他们猜到我们在做什么了吗?”阮天玲靠近她,咬着嘴唇恶魔般地问道。

“小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保镖再次敲门。

江予菲抓住他的手,以极大的自制力发出了一个稍微正常的声音。

米砂的妃子错了,但江予菲被带回去了,不是安森~被修改了

“我没事!娇妻”

阮天玲勾唇笑了笑,娇妻他突然从后面抱起她的身体,大步向门口走去。

江予菲把脸刷得发白。他打算怎么办?!

“阮,,别胡闹了!”江予菲不安的挣扎。

那个男人继续把她抱到门口,把她压在门上——

江予菲的尸体躺在冰冷的门上,浑身发抖。

突然,他身后的人开始动了!

江予菲咬着嘴唇跟着门走,但是他的力气很大,很快那扇结实的门发出了声音...

江予菲太紧张了,他的手上满是汗水。

如果外面的保镖没有注意到噪音,那将是一个奇迹!

“阮天玲...请...不要这样……”江予菲又羞又气地哭了。

可惜身后的人充耳不闻。他还是肆无忌惮的想要她,每次的力气都更重。

江予菲的身体撞到了门上,嘴里充满了破碎的呻吟声和歌声,声音很暧昧。

“听着,里面总是有奇怪的声音。”站在门口的一个保镖低声说道。

“这很奇怪...好像是……”保镖的长结局很有意义。

江予菲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知道已经被发现了。

仿佛发现了出轨,她的每一根神经都紧张、紧张、敏感。

怎么办,她怎么能全身而退?

“他们听到了。你猜他们是直接破门而入还是去找齐瑞森?”阮天玲从后面抱住她软软的,他细棍着她的脖子邪恶的问道。

江予菲咬紧嘴唇,瞪了他一眼。

她拼命挣扎,但他的力气太大,根本挣脱不开,只加重了门的响声。

“你留在这里,我去叫齐大师。”突然,一个保镖低声说道。

江予菲真的哭了,“阮...我求你了,求你了,住手...我求求你……”

她的求饶声加重了阮·眼中的阴霾。

“我求你不要嫁给另一个男人,你答应了吗?!"他生气地问,声音里充满了怨恨。

江予菲闭上眼睛,眼泪流了下来。

她的心突然像被油锅炸了一样,让她觉得很可怕。

原来他是在故意惩罚她,折磨她。但这样做,他会暴露自己的存在,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对不起,对不起……”江予菲握紧双手,哽咽着道歉。

阮天玲突然转过身,抬起腿——

江予菲的身体突然悬空空,尖叫几乎从喉咙里溢出。

她迅速抱住阮·的脖子来稳住自己的身体。

阮天玲把她摁住,背对着门,他用力抽了抽,江予菲的身体砰地撞在门上。

门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江予菲等不及要这样消失了!

外面,祁瑞森被保镖叫去了。

门口的一个保镖看起来很尴尬,眼睛里不安地闪着光。

“齐大师...齐小姐在里面,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保镖故意什么都不懂。

祁瑞森听到撞击声,脸色僵住了。

他们不是简单的人。你听这个声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江予菲也听到了外面的谈话。

齐瑞森来了!

重生之侯府小娇妻

江予菲紧张而拘谨,重生之侯而阮田零却越来越疯狂。

但他的眼神冰冷阴沉,重生之侯充满了杀意-

江予菲看到了他眼中的激动,她警惕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阮天玲勾着嘴唇,从靴子里掏出手枪。

他把枪藏在鞋子里...

怪不得他脱衣服脱裤子,但是他不脱鞋!

江予菲脸色变得苍白,紧张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你说呢?”男人邪恶的嘴唇。

他要杀祁瑞森吗?

江予菲觉得他真的疯了。

这是祁瑞森的地盘。他杀了祁瑞森。他能逃脱吗?!

就算逃了,南宫老人也绝不会放过他!

为什么他总是无法无天,不得不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江予菲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阻止祁瑞森破门而入。

她的手摸索着找门锁,咔嗒一声锁上了。

阮天玲不屑地冷笑,仿佛在嘲笑她的幼稚行为...

江予菲非常生气。她无情地盯着他。那人的眼睛瞬间阴沉下来,他开始故意加大力气——

门外,齐瑞森的声音响起:“下去!这里没有你的东西。”

“是,齐大师。”两个保镖渴望远离。

只要你一听里面的声音,你就知道这位年轻的女士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还在这样做...

但这只是他们的猜测,他们不能不亲眼看到就胡说八道。

不然就算是真的,他们也活不下去。

还不如装作什么都不懂,远离是非。

保镖走后,齐瑞森举手轻轻敲门:“于飞,你没事吧?”

江予菲咬紧嘴唇,没有出声。

阮天玲低头咬着脖子,江予菲痛得流下了眼泪。

但她很能忍,却不出声。

阮天玲使劲啃着,然后用舌尖轻轻舔着。

一重一轻,他的法~动,在多重刺激下,江予菲会忍气吞声地发疯。

“雨菲,你没事吧?你回答。”祁瑞森继续敲门。

江予菲想,他一定什么都知道。只要不允许他进来亲眼看到,她就可以杀了否认。

她靠在门上,松开手,推开阮田零的头。

“我很好……”她的呼吸反应。

齐瑞森微微勾着嘴:“没事,那我走了。”

江予菲目瞪口呆。他就这么走了?

他不在乎他是否知道里面有个人?

或者是他知道里面的人是阮,他故意不理他们的事?

也许,他不是敌人,应该没有必要和阮战斗。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但他也感到惭愧。

她和阮,这样做了,他也知道。她感到羞愧!

阮,忽然揪着她的下巴:“怎么,你舍不得放他走?要不要我开门叫他?”

江予菲再次抱住他的脖子,生气地说:“我已经说过一百遍了。我和他没有关系!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没关系吧?!你敢说他的名字不在你的婚姻专栏里吗?!"阮天玲愤怒的质问。

外面没有人,江予菲不怕被听到他们的谈话。

她的声音放开了许多:“这只是暂时的……”

她的声音放开了许多:“这只是暂时的……”

“暂时还不行!娇妻江予菲,娇妻我就是不能容忍你嫁给别人!”阮天玲语气冰冷,胸口因为愤怒,大力起伏。

江予菲知道他很生气,她不敢火上浇油。

“我也是为了两个孩子,你知道吗?我怀疑另一个孩子还活着,但只有南宫老人知道他在哪里。如果你想找到他,我只能服从他的命令...还有,我得守在安森身边,我怕他会被陷害……”

阮,捏着下巴:“你给我说清楚!”

江予菲放开一条腿,立即摔倒在地上。

她踮起脚尖,试图解释,“其实,我不知道整件事是什么。南宫老人告诉我,两个孩子被毒死陷害,只有一个得救。中毒的人还没有找到,我们担心他会继续对付安森。”

“这些是南宫文祥告诉你的事情?”

“嗯!”

“你相信他说的话吗?!"

江予菲皱起眉头:“他是我爷爷……”

“所以你相信他?”阮天玲的脸色还是很难看。

“不是我信任他,主要是他不需要骗我。另外,我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就算你能带我走,那两个孩子也带不走。”

“你怎么知道不能带走?!"阮、很生气。他讨厌她质疑他的能力。

我讨厌她如此虚弱地想起他...虽然他目前还不能带走两个孩子...

“你怎么把它拿走的?拿走之后呢?阮:,为了孩子,你能忍一次吗?就这一次,我觉得爷爷安排我嫁给祁瑞森,肯定有他的原因。等我们再找个孩子,我马上和齐瑞森离婚。”

阮天玲眼睛幽幽的盯着她。

江予菲主动吻了他的嘴唇,担心他不会答应。

“天凌,老公,就这一次,好吗?当我为了不离开你而选择离开孩子的时候,我也以为没有我他们也没事。结果,他们根本做得不好。他们中毒了,一个孩子的生死未卜,安森这么小就恨我……”

“他讨厌你?!"阮天玲突然打断了她的话,但没有推开她。

江予菲把下巴搁在肩膀上,闷闷地点头。

“他恨我为什么我不要他...但是他现在接受我了。安森很喜欢我。我不能离开他,也不能离开他。”

“所以你离开了我?”阮天玲微扯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

江予菲睁开黑白分明的眼睛:“我没有离开你……”

她抬起手,按在胸前。

“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阮天玲瞳孔微滞,下一秒,他用力捏了捏她的软软。

江予菲痛苦地皱起眉头:“你在干什么?!"

“我必须嫁给另一个男人吗?!"

嚎叫,她解释了很久,但他不明白?!

“我说是两个孩子的!”

“江予菲,在你心里,孩子比我重要!”阮天灵怒吼回去。

江予菲无言以对:“你嫉妒你的孩子吗?”

“跟他们?”阮天玲嗤笑一声,满脸不屑。

明明是吃醋,还嘴硬。

重生之侯府小娇妻

江予菲温柔而有气无力地看着他:“反正我已经嫁给齐瑞森了。还不如继续,重生之侯直到我找到另一个孩子,重生之侯你说呢?”

“我不同意?”阮天玲冷冷地问道。

“你...你一点也不关心我们的孩子吗?”江予菲受伤了。

“我更在乎你的身份!你是我的,怎么能嫁给别人!”

“说的是暂时的——”

“暂时还不行!我是男的,我不能忍受你这样救孩子。为了救他们,我应该这么做,而不是你这个女人!”

江予菲终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原来他是带着大男子主义在工作。

像他这么高的男人,是受不了自己女人的牺牲的。

江予菲天真地说:“我什么都做了,还能做什么呢?”

“马上和他离婚!”

“没有!”江予菲摇摇头,表示不同意。“我已经牺牲了。我不能让我的牺牲毫无意义。而我是最好的办法,不仅可以避免伤害,还可以时刻陪着孩子。”

“可是在我眼里,你才是最笨的办法!”

“不,这是最好的办法。这是南宫老人的计划。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我觉得他只能想出这个办法,所以没有更好的办法。”

阮见她油盐不进,生气地搂着她的腰:“一句话,你不是同意和齐瑞森离婚吧?”!"

江予菲有点身心疲惫。她不想和他吵架。

她抬起手摸着他的脸,低声说:“你以为我想嫁给别人吗?在我心里,我最想嫁的人就是你。但是,我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平安的在一起,不再有更多的艰辛。你明白我的想法吗?”

阮,两眼一黑,轻轻舔了舔嘴唇:“我不明白。”

江予菲真的累了。

她推开他的身体,一脸淡然地向大床走去。

“你去吧,不懂就算了。”

身体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阮·有力的臂膀把她团团围住,把她娇小的身躯搂在怀里。

“半年!”

江予菲愣了一下:“什么?”

“我给你半年时间,不管结果如何,你一定要和他离婚,回到我身边。”

江予菲目光闪烁,有点不可置信。

他妥协了吗?

“听说,你只有半年时间!”阮、恶狠狠地重复了一遍。

江予菲转身面对他,她微微弯着嘴:“好,我答应你。”

阮田零冷着脸,沉声道:“可是你不能和他有关系!”

“这个绝对不会!”江予菲的保证。

“你怎么保证?”阮天玲冷冷地问道。

“放开我,我给你看点东西。”

阮天玲疑惑的放开她。

江予菲翻出一份协议递给他:“这是齐瑞森签的协议。如果我不愿意他碰我,他就主动和我离婚。”

“不就是你自愿的情况吗?”

“嗯!”

“如果你自愿呢?”

江予菲爆炸了。“我怎么会志愿呢?别怀疑我!”

阮、弃了约,冷冷的哼了一声:“你还是不要自告奋勇,不然我饶了你!”

江予菲横他一眼,娇妻拿起协议,娇妻打算把它收起来。

“等等。”严拉着的手,接过协议书。“这个东西还是给我的。虽然没用,但也是牵制。”

其实最重要的是,他怕祁瑞森把协议偷走撕掉。

在他手里。注意安全。

江予菲看不见他的心思。她对着嘴唇笑了笑。

阮,继续警告她:“除了没有夫妻关系,不许亲他!”

他们结婚的时候,齐瑞森留在她唇边的吻总是像石头一样触动他的心,让他很不舒服。

江予菲点点头:“我知道。”

“你也不能抱他!”

“知道……”

“你不能牵手。简而言之,不允许你接近你。你不能和他有任何身体接触!”

江予菲很无语,这个人太霸道了。

“你放心,这些不会。除非是特殊情况。”

阮,的眼睛很亮,但她没有完全拒绝:“特殊情况,尽量保持距离。你一定要永远记住,我是你老公,他只是个陌生人!”

江予菲:“…”

阮,挑了挑眉,笑道:“怎么,我弄错了?还有,现在他是你的丈夫,我只是……”

“你没说错什么!”江予菲急忙否认:“你说的是对的,我将遵守它作为圣旨。”

阮天玲这才满意的拉过她的身体,手抚摸在她的后背和臀部。

“你最好说话算数。”

两个人毫无阻碍地靠在身上,他的位置贴着她的肚子,江予菲觉得很奇怪。

“你给我定了这么多规矩,你得遵守一些规矩。”她脸红了,虚弱地说话。

“遵循什么规则?”阮天灵煞有介事的反问,眼里却满是威胁。

如果她敢给他一些剥夺他权利的规则,看他怎么对付她!

江予菲有很多规则要制定。在他犀利的目光下,她不得不自动删除很多规则。

“该和我合作的时候你就应该和我合作。”

阮天玲想了想,点头。

江予菲受到了鼓励,继续说道:“当有人的时候,你不能靠近我,对我做更多的事情。”

“哼!”

“不答应?”

“我会根据情况来的。”

嗯,我猜这是他最大的妥协。

“还有就是...这种情况今天不会再发生了。如果我们的事都传出去了,我怎么见人?”

阮天玲刷地冷着脸,“你是我老婆,我要你,你觉得丢脸吗?!"

“没有...我现在的身份不就是齐瑞森的老婆吗?”

“你给我闭嘴!你不能再说了!你忘了我的规则?你是我老婆,他对你只是陌生人!”阮天玲的脸很不舒服。

接君是了解时代的人。

江予菲连忙点头:“我知道。”

“有什么规矩?”

她敢给他规定吗?

“不……”

阮天玲突然抱起她,把她摁倒在床上。

“既然没了,那就继续吧!”

“继续?!"江予菲惊讶地睁开眼睛。他们刚才已经折腾了好几次了。他们还会再来吗?

阮,指着窗外说:“天亮之前不要停。”

“现在的女孩总是很顽固,重生之侯总是想自杀。死有什么好的?对不起自己,重生之侯对不起父母,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我有这样的女儿,我宁愿当初不生。”李婶仰着头,啧啧感叹。

江予菲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很不舒服地说:“李阿姨,我们快走吧,别看了!”

“江小姐,你怎么了?”李婶脸色很苍白,关切地问。

“我没事!”江予菲放弃了她的手,转身小跑着走了。

李阿姨惊呆了,赶紧追上来:“江老师,等等我,别跑太快。”

江予菲一口气跑了很长一段路,停下来扶着一棵大树喘口气。

李婶娘喘不过气来,拉住她不解,问:“你跑什么?”

微微转头,李婶发现她在哭,心里很难过。

“李婶,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江予菲无助地看着她,脸上充满恐惧。

“你怎么了?江予菲,别吓我,你怎么了?”

江予菲只是痛苦地摇摇头,没有说话。李婶再怎么追问,也不肯说为什么。

李婶急得叫了阮。

阮、到的时候,坐在人行道上的花坛上,两腿并拢,两手抱膝,头埋得很深。

李阿姨走到一边,把空房间留给了他们两个。

阮、走到跟前,站在她面前。“李阿姨说你心情不好。怎么回事?”

江予菲埋下头,一动也不动,也不回答他。

阮,能感觉到她的无助和悲伤。他慢慢蹲下身子,用柔和的声音问她:“怎么回事?”你说出来,我帮你解决。"

“你解决不了,没人能帮我。”江予菲摇摇头,声音有些痛苦。

“没什么我解决不了的。告诉我,你怎么了?”阮天玲的声音还是那么柔和,他发现自己对这个女人的容忍度越来越大。

江予菲微微抬头,他的眼睛有点空洞。“我没遇到什么,是我自己的问题。”

男子眉头微皱,这是什么意思?

“阮天玲,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活着?”

阮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用锐利的目光盯着她,试探性地问:“你有解不开的心结吗?”

江予菲看着他,他的眼睛有几分焦距。

看着她,我知道他至少猜对了50%。“你的心结是什么?”

江予菲舔了舔嘴唇,什么也没说。她站起来,淡淡地说:“我没事,我想回去休息。”

阮天玲起身,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他没继续问,让她和李婶坐他的车,自己开车送他们回去。

江予菲一回到别墅,就开始往楼上走。

阮、并没有马上离开。他打电话给李大妈,问她:“她这几天在干什么?她做了什么不寻常的事吗?”或者你和谁接触过?"

李婶已经想好怎么说了。“那天从医院回来后,江小姐开始抓狂。

一天晚上,她睡在客厅里,但她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这几天她也一直跟着我,不敢一个人。

她说被关了一天一夜,娇妻有点害怕一个人。

而今天,娇妻当她看到一个女孩跳楼自杀时,她的心情立刻变得非常激动。她看起来像那样,好像她害怕什么,又在逃避什么..."

阮天玲的脸变冷了。“既然她已经注意到不对劲,为什么还不告诉我?!"

李阿姨心虚地说:“我还以为她只是暂时有心理阴影。过两天她就会好的……”

事实是她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

阮天玲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刷地变了脸色,快步朝楼上冲去。

推开卧室的门,他看到江予菲站在阳台上,微微向外倾斜,他的动作看起来非常危险。

阮天玲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扯进怀里,离开阳台。

“你在干什么?”他闷闷地盯着她问。

江予菲恢复了,她惊呆了。她张开手摇摇头:“没什么。”

“下次离阳台远点,别那么近,很容易脱离危险。”

江予菲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她转身坐在床上,打开电视看节目。

阮天玲抿唇盯着她,眼里闪着深邃而复杂的光芒。他想了想,走到她身边坐下,江予菲排斥地坐在一边。

他不生气,仰面躺在床上,扯着被子盖着身子:“我睡一会儿,下楼看电视。”

江予菲什么也没说,关掉电视,下楼去了。

走的时候,阮起身,走到书房,找到显示器,把它装在卧室的一个角落里。

他康复后就离开了。江予菲没有回到卧室,但直到晚上才回去。

一整天,无论她做什么,她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从楼上跳下来的画面。

她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但她也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阻止自己做这样的事。

但是到了晚上,想从楼上跳下去的* *就更强了。

她明明不想死,却想好好活着。为什么会有这样疯狂的想法?

江予菲打开电脑上网,询问她的症状。

看了很多资料,她震惊的发现自己得了抑郁症!

抑郁症的症状有很多,她表现出来的是幻想,就是不断幻想自杀。

江予菲握紧了鼠标,双手冒汗。

她的抑郁症治不好怎么办?

她不想死,她想好好活着,她想和孩子一起长大。

但是,她真的控制不了产生幻觉的大脑。

江予菲看了许多治疗计划。她希望慢慢治愈自己。她的大脑和思维都很正常。她还是一个正常人。她想尽快控制她,她会很快康复的。

那天晚上,她查了很多资料,直到凌晨才睡觉。

第二天一早阮天玲就来了。他直接去书房打开电脑查看昨晚的监控录像。

在照片中,江予菲没有做任何不寻常的事情,但在打开电脑一会儿后,她改变了她的脸。

他清楚地看到她眼中的恐惧和不安。

她在电脑上看到什么了吗?

阮、退出视频,在键盘上敲了几下。

别墅里所有的电脑互相监控。在一台计算机上做的事情可以在另一台计算机上找到。

页面不断跳出来,重生之侯江予菲浏览了昨晚的内容。

什么是抑郁症?

抑郁症有哪些症状?

如何治疗抑郁症…

阮天玲盯着这些东西,重生之侯有一瞬间的错愕。他紧紧地抿着嘴唇,脸上充满了忧郁。

从书房出来,他下楼,发现江予菲正在厨房里给李婶洗碗。

“江小姐,去坐着看电视吧。我来做。”

“没什么,闲着没事就闲着。”她赶紧洗盘子,笑着问李阿姨:“还需要做什么?”

"再洗两个洋葱。"

“好!”

她一直在厨房忙着。即使无事可做,她也照看李阿姨。即使她在看她做饭,和她聊天,她也觉得很开心。

阮天玲看了他们一会儿。他走出客厅,站在花园里,拨了一个号码。

“给我找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家,尤其是一个以治疗抑郁症而闻名的医生...嗯,现在,最好今天就找到...是的,我想要一个女人。”

又吩咐了一些事情,挂掉电话,阮天玲回到客厅,江予菲正好端着一盘熟食放在桌子上。

“该吃饭了吗?”他笑着问她。

他很少这么亲切地和她说话,江予菲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你去挤点花生奶。医生说多喝点这个对你有好处。”他对她说。

江予菲没有犹豫,转身去挤花生。

阮天玲走到厨房门口看她勤快忙碌。他努力把嘴角弯成一个弧度,却笑不出来。

抑郁症,如果病情严重,那么江予菲也就毁了。

希望不要太晚。希望她的情况不严重。

阮,陪她吃饭,拉着她坐在电视机前看胎教视频。这关系到孩子的智力和健康。江予菲对此非常重视,没有拒绝。

“你见过吗?它说怀孕的准妈妈要保持身心健康,多出去走走,多笑一笑,这样宝宝才会发育得更好。”阮天玲坐在她身边,用一条腿勾着嘴唇,漫不经心地说道。

江予菲静静地坐着,她的情绪很平淡,无论他说什么或做什么,她都没有像往常一样表示反对。

阮天玲深邃的眼睛盯着她,继续找话题和她聊天,江予菲对他的话兴趣不大,最多就是哼哼。

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他起身出去接电话。

他回来的时候,进来了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只博美犬,白色的,看起来像狐狸和松鼠。

江予菲迷惑地看着他们。

阮、上前一步,把小狗扔进了怀里。她吓了一跳,但她没有扔小狗。

“这是给你的礼物。喜欢吗?”阮天玲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汪汪——”小狗朝江予菲叫了几声,阮田零拍了拍他的额头,眯起眼睛看着他。

“她将来会是你的主人。不要对她大喊大叫。”

“汪汪——”小狗立刻转移目标,对着他吠叫。

阮、又打了他一巴掌,道:“我也是你师父,你不要乱叫!”

“呜呜——”欺善怕恶的小狗被驯服了两次。

它躺在江予菲的怀里,娇妻没有凶猛的气势,娇妻变得非常温顺。

好在女主很温柔,没有打骂她。以后跟着她就对了。

“你好,我叫马青。我是阮先生请来教你如何照顾小狗的人。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马青向她伸出手。出于礼貌摇了摇她,问阮田零:“我为什么要养狗?”

“养条狗,以后每天都有事情做,住在这里也不会那么无聊。”

江予菲的眼睛在微微移动。他知道什么吗?

阮,看了看表,道:“你说话,我先走了。”

李阿姨接过他的外套,递给他。他带着它离开了。

马青在江予菲身边坐下,伸出手摸了摸小狗的背。“江小姐,请给小狗起个名字。看它那么白,叫它小白怎么样?”

江予菲笑着说:“叫它乐乐吧。”

“乐乐,开心的意思?这个名字很好听。乐乐,这是你的名字,记住。”

江予菲看着她身边的马青。她非常年轻,穿着得体,举止优雅。她看起来像坐在办公室的白领,一点也不像训狗师。

她疑惑地问她:“马老师的职业真的是训狗师吗?”

马青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她笑着说:“对不起,刚才我骗了你。其实我的职业是心理学家。”

江予菲脸色微变,手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乐乐。

马青把名片放在茶几上,拿起杯子喝水,似乎没有看到她的异常。

江予菲垂下眼帘,淡淡地问她:“阮田零跟你说了什么?”

马青放下杯子,心想她可以主动提问。

“阮先生说你有点抑郁,你晕倒过一次,对吗?而且最近情绪不稳定,好像有心事。”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幸运的是,她没有被他们看到。

在她看来,患上抑郁症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她不想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嗯,我怀了孩子,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心情有点不对。”江予菲主动找她聊天,她也想早点犒劳自己,所以没有拒绝马青。

“别紧张,每个人都有心理问题。江小姐在我看来很正常。我觉得你只是心脏有问题。解开就好。”

“心结?”阮、说她有心结,也说,她真的有心结吗?

“是的,我猜你心里最关心的是你的心。因为得不到答案,得不到满意的结果,总是藏在心里,然后在一些事情的引导下,会对这个结产生不好的想法,但这只是我的猜测。江小姐,我觉得这里的花园挺好的。可以带我逛逛吗?”

江予菲放下小狗,起身带她去后花园。

乐乐很快认出江予菲是主人,摇着尾巴跟在她后面。她走到哪里就走到哪里,决心做主人的玩伴。

他们只是前脚去后花园,后脚来这里。

看门人的仆人不敢阻止她。她直接闯进了客厅。李阿姨刚从厨房出来看见她,吓了一跳。

“燕小姐,重生之侯你怎么来了?”

“你叫我什么?李婶子,重生之侯我看你年纪大了,不用继续干了,回家享福去了。”严月淡淡地说道。

她没有表现出尖锐的样子,但给人的印象是觉得有点害怕。

“奶奶,你怎么来了?”李婶立马改口,笑着问,以为她老了就不和没文化的孩子一般见识了。

“凌来了吗?”颜悦环顾四周,目光落在二楼,他又有了捉奸的念头。

简而言之,现在她再也不被允许继续与江予菲交往了。江予菲给他下了药,那他为什么和她交往?

“少爷来过,但他已经走了。”李阿姨,说实话。

严月瞥了她一眼,李婶的目光坦荡,没有躲闪。

严月相信了她的话:“江予菲在哪里?”

"江小姐在后花园."

“去给她打电话,就说我跟她有点关系。”严月顺势在沙发上坐下,目光不经意间落在茶几上的一张名片上。

李婶转头问,心想是不是要叫师傅。

严月拿起名片,轻轻念了出来:“心理医生...马青……”

她不相信地皱起了眉头。她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有这样的名片。

江予菲和马青回到客厅,看见严月坐在沙发上,两腿伸直。她的眼睛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当她扫过马青时,她想,她是心理学家吗?

“有什么事吗?”江予菲淡淡的问她,面对她,她一点也不内疚。

“你脸皮这么厚,为什么还住在这里?你旁边的那个是你的朋友吧?她不知道你是小三吧?”严岳讽刺地勾着嘴角,一心要让江予菲丢尽脸面。

马青用不确定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她对江予菲说:“江小姐,今天就做吧。我要走了,明天再来。”

江予菲点点头,看起来很酷,没有任何羞愧。

马青拿起包走了出去,想着富人的混乱生活。

江予菲的目光拉回到严月身上。“够了吗?够了。请离开。我不欢迎你。”

“你凭什么让我离开?这是阮的家产。我是凌的未婚妻。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离开?我觉得应该离开的是你。”

“你可以这样对阮田零说,不要告诉我。”

颜悦突然沉下脸:“别拿凌压我!我们马上给他打电话。你以为他会让你走还是让我走!”

江予菲淡淡地笑了笑:“我想离开,请告诉他让我离开,我会马上离开,再也不会停留一分钟!”

“江予菲,你真无耻!”颜悦气得只会骂这句话。

“我一直很骄傲,无耻的人是你。当年我没和颜离婚,你的做法太无耻了。”

“你……”严月气得脸色铁青。突然,她勾着嘴唇笑了。“你不必在这里用言语来激怒我。爱你的是我,不是你。我在你遇到他之前就爱上他了,你趁我出去治疗的时候,利用这个机会介入我们之间。”

江予菲觉得严月是个不讲理的疯子。

此章加到书签